纽约背弃粱彼得的美国权力社会

  • 来源:橡谷智库
  • 2016年02月24日 23:47:10
  • 浏览数:1045
  • 分享到:

20160224星期

 粱彼得是一个年轻的华裔警察,见习没有多久,被派去担任布鲁克林区的危险建筑物夜巡值班,他和搭档在黑夜里,听到楼下有声音,不小心扣动扳机,子弹碰墙后射入楼下一个黑人的胸口,死亡事件发生.

     这件事情不复杂,但放在美国当前的背景下,变得异常复杂.

     因为不久前发生了两起黑人被白人警察杀害案件,纽约市长白思豪是一个共产主义者,他是左派中的左派,因鼓动警民矛盾,导致黑人与纽约警察对立,因此纽约警察被杀,其中一个也是华裔.数千警察在葬礼上背对市长,以示抗议.

     这是非常怪异的一件事情,在美国的城市,市长对警察局的影响巨大.而这个市长并不是站在维护公义的角度上,而是以自己嘱咐孙辈小心警察的方式,来挑起社会纷争,结果悲剧就真的发生了.

     但这个市长讲这番话的时机,是前一个白人警察杀死黑人被判无罪后,引发的骚乱背景.

     至此你可能还不明白美国这方面的矛盾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再之前,美国发生过两次严重的白人警察枪击黑人案件,一次是在迈阿密,一个白人协警在巡逻封闭时小区时,遭遇黑人攻击,开枪自卫时,击毙了黑人.这件事情闹到什么样的地步?奥巴马出声干预司法,他派出司法部的人士到迈阿密干涉当地审判,甚至要求当地局长作伪证.局长和一个技术人员被迫辞职.之后在法庭上又发生黑人证人作伪证的事件,陪审团顶着压力判白人警察无罪.黑人团伙声称悬赏白人警察的性命.

     粱彼得案发生后,大量华裔到白宫情愿,白宫的词汇完全不同,表态说,我们不能干涉司法,但能理解,布拉布拉布拉.

     另一次,我们也从新闻媒体看到,在一个黑人小镇,白人警察连开数枪,击毙了攻击警察的黑人,这件案子也被判警察无罪,引发黑人大骚乱.

     这些事情把美国社会的族群分裂越搞越乱.由于在美国有政治正确的说法,所以美国人不敢直接承认,容易被告.实际上,黑人街区是极其危险的,因为各种原因,比如教育、单亲家庭、就业等等引发的贫穷和罪案,在那里导致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曾有华人家庭不敢对自己女儿说不要到黑人街区去,怕被人诉讼,结果女儿到黑人街区被轮奸。

     而美国的警察职业也是极其危险的工作,美国人是自由持枪的,所以警察必须时刻警惕,在这样的体系下,也需要维持警察的绝对权威。

     这到了什么样的境地?比如我和朋友开车在洛杉矶马路上,后面警笛一响,马路上所有的车,包括我朋友的车全部停下。然后挡了警车的车才能够在警察的指挥下挪开,让警车先走。警察在你车后鸣笛,你要立即靠边,手放在方向盘上,不要下车,不要急于解释,不要去拿皮夹子里的驾照,因为你的任何动作都可能招来子弹。警察的训练会导致肌肉记忆的射击,明白吗?不是经过大脑的,而是肌肉记忆。

      但美国黑人社区长期以来一直强调白人的迫害,也已经形成了迫害狂想症。

      白人社区则因为惭愧,同时在黑人领袖的争取下,得到了平权,以及高于平权的政策,那就是特殊的照顾,以及政治正确的言谈。

      各个族群,包括白人、黑人、黄种人、红种人---记住,我用这些词语,在美国是可能被人诉讼的,好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并不在美国,都开始产生一种媚众行为。也即大量的媒体人员、知识分子、个族群成员在各个场所都去帮黑人说话,且偏离了公正立场的说话。

      包括这次粱彼得事件,也有华裔站在被害黑人后面,要求严惩粱彼得。这种离开自己族裔立场的做法,是一种试图靠拢主流意识,媚众和自虐的做法,其实是非常明显的。

      美国社会在几十年的平权过程中,越来越矫枉过正,离开了美国主义的根本,那就是:自由,公平,自立,家庭。其对少数族裔的照顾,不是从一个美国人的角度,无论你是白人、黑人、亚裔、拉丁裔,都应该在一个公平的原则下去对待,而是从你的肤色和族群来定义,你是不是要得到照顾。

      这种格局变得非常严重,以致于前年加州要通过一个教育法案,惠及拉丁裔。这件事情不仅仅触怒了华裔,也触怒了白人社区,因为这两个族裔的孩子受到了不公平对待。几个华裔参议员因为背后的交易,而投了赞成票,也引发了华裔的愤怒指责。

      回到纽约的案子,其实就很明了,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纽约市政府施加了压力,从白市长的一贯行径来说,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以显示自己的公义,对黑人的照顾,同时对警察的惩罚。这背后的交易一展开,作为华裔的粱彼得就被牺牲了,警察工会不肯站在粱彼得背后,直接把他抛弃。华裔议员也宣称要严惩警察。检察官顺应名义,牺牲一个少数族裔的粱彼得,来换取黑人社区的安稳。

       问题是这件事情做得太明显,连黑人都看不过去,游行时黑人也站出来,帮助华裔。对于美国的司法,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公平,每个美国人都知道法庭的那些勾当,比如精心挑选陪审团,研究陪审员的倾向和行为模式,从而诱导陪审团向自己想要的结果投票。

       粱彼得的律师也不知道是能力不佳,还是在这种强大的政治交易和氛围下失去了水准,没有办法影响陪审团。

       就这样,一个年轻的没经验的华裔警察就在纽约市的权力和整个美国的族群对立背景下,被牺牲了。

       美国已经不是我心目中的美国。美国的先哲建立了这个伟大的国家,有着基督教清教徒文明下的自由、公平、自立、自治、法制。它不是一天到达曾经的美好时代,经历了黑奴解放运动,经历了一系列的公民权力运动,到上世纪才呈现一个伟大民主国度的迹象,然而眨眼间几十年后,就沦落成一个贫富差距巨大的权贵与民粹社会,民粹式的讨好取代了公平对待,政治正确取代了言论自由,高福利和大政府正取代自立和自治。

       尽管它仍旧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仍旧有着比烂时代最好的宪政体系,但政治交易和民粹正侵蚀这个国家。




您还可以关注我们的

官方网站:http://www.ott.ac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chicagolaowang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michaelinterior

官方微信号:oakvalleythinktank

微信二维码:

声明: 转载本网站内容请务必标明出处。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违者必究。
© 2014 上海橡谷智库财经咨询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51577号